>

飞夺泸定桥,如何给出更好的解释

- 编辑:js金沙官网登录 -

飞夺泸定桥,如何给出更好的解释

原标题:人们常说的急行军,你们知道到底有多快吗?一小时能前进多少公里

问:最好的士兵不是会打仗而是会走路,如何给出更好的解释?

图片 1

对看过很多战争题材影视剧的军迷朋友们来说,急行军这个概念应该并不陌生。有时候为了支援前线,或者转移根据地等等都需要急行军,那么通常军人一般一天步行能走多远呢?据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们回忆称,那时他们急行军一天需要步行100公里左右。

图片 2

景一鸣 摄

图片 3

老牌军迷都看过《解放石家庄》吧?那就是运动战的最高境界,用最好的战士“会走路”这个词是不准确的,而应该是有一双铁脚板。解放石家庄的最重要环节,是歼灭从石家庄向保定撤退的国军精锐第3军主力,也就是军史上著名的“清风店战役”,晋察冀野战军指战员在急行军中上演了“生死时速”。

尽管红军在大渡河首渡告捷,但按照最快速度,全军渡河也需要一个月,可敌军的追兵距离安顺场也就三四天的路程了。于是中央决定,在此兵分两路,沿大渡河南北岸向上游的泸定方向前进,在那里夺桥渡过大渡河。

可能对大多数人来说,连续走两个小时,能走10公里就已经是能力的极限了,更别说走一天一夜甚至几天几夜的急行军,多达几百公里。那时候缺乏交通工具,急行军唯一的途径就是靠双腿。如今已基本上都是机械化部队,运输车,运输机,轮船等等都是急行军时能用得到的机械化工具。但是,有些崎岖的山路,仍然需要靠双腿才能前进。

国民革命军第3军是一支历史悠久的部队,原是北伐军序列中朱培德的滇军,抗日战争期间隶属于第一战区驻防黄河以北,在1941年中条山战役时遭到惨败,军长唐淮源战死,下辖的第12师全军覆灭(杨立青班长老范的第12师战史原型),第7师部分突围。其后被胡宗南收容重建,成为了胡部的嫡系中央军。

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。若夺桥失败,两支红军不能会合,势必将成为分散的两支部队。

图片 4

抗战胜利后,第3军奉命接收石家庄,时任军长为黄埔二期的罗历戎,他也是胡宗南的骨干将领,此时该军下辖第7和第32两个师,同时指挥第22师的一个团总计约30000余人。到1947年秋,石家庄已经成为被解放区所包围的“一叶孤舟”,罗历戎坐卧不安,一心想撤出这座孤城。

中央红军面临的局面是:从安顺场到泸定桥,必须在两天半的时间里奔袭160公里山路。

通常走路的速度约为5公里每小时,但是如果遇到紧急情况时,就需要跑步前进了,速度可达到10公里每小时。在那个年代,急行军的平均速度约为10公里每小时,所以一天下来跑个百公里那是常有的事。而且还基本都是负重跑。那时候人们的意志现代人怎么都比不了,这是事实,不承认也不行。那时鞋子都是布鞋、草鞋,穿着这样的鞋子日行百里,现在有几个人能做到?

机会终于来了,1947年10月6日蒋介石在北平召开华北军事会议,参会的罗历戎面见老蒋,提出了自己的建议:石家庄数万人马粮弹补给非常困难,而战区又严重缺乏机动部队,不如将第3军军部及一个主力师撤到保定,可收两全其美之效。正为缺少机动兵力发愁的蒋介石,越过保定绥署主任孙连仲,稀里糊涂就同意了。

中国军事史上的一个奇迹在这一刻拉开了帷幕。

图片 5

罗历戎得到批准后飞回石家庄,立即着手部置撤退,军直属队加第7师、第22师66团共约18000人,光辎重行李就装满了200多辆大车。狡猾的罗历戎同时严密地封锁消息,在10月16日大部队出动前,整个石家庄只许进不许出,因此,直到第3军离开石家庄近24小时后,我晋察冀军区才得到相关情报。

奔袭

虽说现在部队也会训练战士们进行负重跑,但是想要达到抗战时期那时候战士们的水平,几乎是不存在的。那时候人们的勇气和意志力,是现在人已经没法比得了。但作为中国人,只要还有一颗爱国心,这就是希望,只要希望在,那么一切都还有可能。那么所谓的急行军,其实不是想象中那么的快,约为10公里每小时,当然了,这对于只靠两条腿前进的战士们来说,已经很快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从石家庄到保定的距离是180公里,华北平原无险可守且行军方便,不仅如此,为了保证第3军北撤万无一失,孙连仲还从保定派出部队南下接应。此时新组建的“晋察冀野战军”主力正在攻击徐水,接到围歼敌第3军的命令时,罗历戎已经跑完了将近一半的路程,距离从保定出援的整编第28军李文所部,仅有90公里的行程了。

24小时的奔跑

责任编辑:

而晋察冀野战军选定的战场清风店地区,正好是这90公里的中间点,也就是说,罗历戎的第3军距离清风店已不足90华里,而我军的距离是250华里!杨得志司令员和耿飙参谋长的计算结果是,我军必须在24小时内急行军250华里,才有可能先敌到达清风店完成战术合围。

1935年5月27日,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出发,原定3天后抵达160公里外的泸定,结果在28日清晨接到命令,限令必须于29日夺取泸定桥,也就是说,四团必须在一天之内走完剩下的120公里。如果要完成这一任务,即使按照急行军的速度,也得24小时不间断地奔跑才行。

解放战争时期,我军通常的强行军速度为每小时15华里左右(一般为7公里),但这个速度难以长时间保持,并且每四小时部队就要吃饭和短暂休息,否则战士们将失去投入作战的体力。因此,正常情况下,跑完这250华里大约需要一天半到两天的时间,然而军情紧急,野战军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前进,这哪里是什么“走路”,明显是“狂奔”。

时任团政委的杨成武在著作《忆长征》中如此记录:“队伍在前进着,在快速前进,真是快如风,一行行排列整齐的队伍像脚下装了轮子一样,嗖嗖地从我身边超越,一阵风卷过,又一阵风卷过……”

政委杨成武亲自起草了直白而气势磅礴的战斗动员令,其中第二条是:“不顾任何疲劳,坚决执行命令,不顾急行军夜行军!不管没吃饭没喝水!不怕困难不许叫苦!走不动也要走,爬着滚着也要追!坚决不放跑敌人”!解放军各纵队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奔袭,也不怕建制混乱,跑得最快的战士放在全连最前面,跑得最快的连放在全团后面,自17日接到命令,至18日先头部队以惊人的速度到达清风店。

28日傍晚7点,距离泸定桥还有60公里。暗夜中的急行军,没有照明,星月无光。闪电突然划过山谷,暴雨倾盆。湿滑崎岖山路上,一脚踏空就会跌下深渊。每个人的体力透支几乎都到了极限。一旦倒下,就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。这时候,所有党团员把绳子绑在身上,拖拽着体力不支的战士,渴了,抬头喝雨水,饿了,嚼一口湿漉漉的生大米。

1947年10月19日上午,罗历戎在行进间接到了空军的通报:“我们发现共军大批密集部队南来,距你们很近,请第3军迅速做战斗准备”,罗历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24小时之前还在保定以北进行徐水战役的解放军主力,是怎么神兵天将杀到第3军身边的。一切都晚了,当夜,晋察冀野战军将敌第3军主力全部包围在清风店地区,战至22日凌晨,全歼包围圈内的17200余人,生俘中将军长罗历戎。

夜更深了,雨势稍缓,大渡河对岸突然出现了一条火把长龙,这是川军38团周桂三营长所带的一个营,也在急行军赶往泸定增援,王开湘、杨成武二人商议:“我们何不也点火把?对面要问,就让俘虏回答,说是退下来的川军好了。”于是,暗夜中,大渡河两岸火把通明,两条火龙齐头并进。

军区聂司令员评价说:这次歼灭战打得很干脆,从军长到马夫没有一个逃跑掉。由于我军在野战中消灭了第3军主力,致使石家庄守敌兵力空虚,杨得志率部顺势发起解放石家庄的战役,11月10日,石家庄解放,成为华北地区第一个被我军占领的大城市,意义非凡。

跑出几十里之后,北岸川军的火龙突然不见了。原来川军宿营休息了。此时四团则以更快的速度向前跑去。天色逐渐亮了,前面就是泸定桥了。

本文由军队历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飞夺泸定桥,如何给出更好的解释